欢迎光临中国旅游教育网!
当前位置:首页 > 院校动态 > 院校活动
院校活动
马波:疫情转折再话旅游复兴

近来,国内针对旅游复兴的讨论走向全面与深入,而且呈现出政产学研联合探讨的科学形式,既立足于近期的产业恢复,又放眼于长期的产业振兴,散发出上下求索、自强不息的精神,的确鼓舞人心。

 

处置疫情,必然限制流动性,旅游业的中断在所难免。当下,全国疫情趋于平息,但是,新冠病毒传播机理还不明晰,防控及治疗手段尚在发育之中。可是在国外,疫情却在汹汹蔓延,前景尚难预料。因此,从国内旅游论,我们可以乐观地说,疫情已是强弩之末;若从国际旅游而论,显然我们依旧处在疫情之中。把握好这个时间点,无疑是所有讨论的正确起点。

 

疫情对旅游业的打击属于外部打击,或者说疫情爆发,迫使旅游业从常态瞬间进入极端非常态。这意味着:1)疫情中的相关分析是对非常态的分析,宜从产业视角转入社会视角,从效益中心转向伦理中心。这时,旅游资源资产,即便是私有的,亦有转化为社会资源资产的可能,赢利原则一定低于公共救助原则。2)疫情之末亟需考虑旅游业从非常态向常态转化的时间压缩,当然,这个过程主要取决于外部打击因素的解除和旅游消费信心的恢复,疫情平则常态生,消费信心升则产业自然旺。3)在疫中、疫末两个阶段,旅游企业,无论是出于生存还是发展的目的,应当优先考虑节流,而非开源,这是旅游业的总体特征——诸如综合性和依赖性、高流动成本、需求推动性等所决定的;其次需要考虑某些生产要素,比如战略能力、人力资本、技术等要素的加强;再次要依据实力,配合行业协会和政府组织做一些适宜的市场培育工作,包括虚拟旅游(这时候可以派上大用场)、企业形象推广等;最后才是寻求政策扶持,借助财税优惠度过难关。若从政府角度论,顺序则是颠倒的,应当先救企业,再稳市场,后壮产业。4)用非常态直接映射并进而分析常态,是有条件的,也当是有限的。非常态不是一面平滑的镜子,不能期待它反照出常态的结构特征,有时候它是一面哈哈镜,是对本体的严重扭曲,若视之为真,则大错特错。当然,它可能是一面棱镜,照出了平时看不到的某个侧面,也可能是一面放大镜,彰显了平常不为人关注的个别现象的细节。因此,分析疫情与旅游,应该尽量具体,简单的、粗略的线性推论是不足取的。

 

行文至此,要提及三个个人经历。一是六年前去泰国的帕提亚——一个完全依靠旅游业的特别行政区,一个不时受到各种外部因素冲击的旅游目的地,在同当地官员的座谈中,我问如何应对严重外部危机引发的地方财政失衡,主人直接回答“上级政府补助”——雅的理解是同舟共济,俗的表达就是肉在锅里。二是曾随团考察西班牙的马略卡岛,获悉他们应对季节性及其影响的措施,排在首位的是淡季主动歇业。其三,考察研究瑞士、法国、德国、加拿大、新西兰等老牌旅游强国,积累起来的认识很明确:旅游经济是系统经济,不能游离发展,嵌入融合是王道,提升旅游产业整体效益,需从改善投资结构做起。

 

有研究机构推算,此次疫情可能导致全国GDP增速下降0.5个百分点,旅游业是几个重灾区之一。对于处在生死存亡线上的旅游企业,不是政府应不应当救的问题,而是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施救、如何施救的问题。对此,各路专家多有讨论,政策也在陆续出台,即便补充,也难出效率与公平、短期与长期、结构与功能的基本关系,这里无须赘言。俗话说,求人不如求己。对于旅游企业应对公共危机事件,我倒是认为将来需要在旅游保险制度建设上下一番功夫。在目的地层面上,控制人造景观,引导产业融合发展,鼓励兼业形态,尝试弹性经营,不失为基本对策,也有利于形成长效发展机制。

 

对于旅游企业的复工复产,应该实事求是,因地因时制宜,不能硬上,不能流于形式,避免得不偿失、雪上加霜,更不能一哄而上。旅游业的全线恢复,一定会晚于各类学校正常开学。这样讲,并不等于放弃行业恢复发展的主动性。一条递进的空间恢复线索是成立的:先是当地休闲,接着是近郊乡村旅游,再下来才是中远距离旅游,至于国际旅游的恢复,现在显然无法言说。可以预判,乡村旅游复兴是国内旅游全面复兴的前奏。因此,紧盯乡村,各界密集下一番功夫,不失为眼下的主要任务。当然,任何旅游活动形式都应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开展。

 

社会一旦进入正常态,旅游业就必然继续沿提质增效的主线,攻转型升级的难题,提前预判和精准把握供求关系,就会显得更加重要。不少专家期待疫后旅游市场井喷,我的看法相对保守,短期的小高潮也许会出现,但长期看,不应该抱有过高期望。统计数据表明,近几年国内旅游市场的增速有所收敛。面对经济下行的挑战,这两年各级政府都在提倡过紧日子,各类企业普遍感受到了寒流。可以肯定,尽管国民的旅游热情不会因疫情而削弱,但个人和家庭的旅游消费预算,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持续上扬。国内疫情导致的经济损失固然不容小觑,但是我们更需要关注全球疫情的动向,如果国际流动性大范围、大幅度受阻,则中国经济受到的伤害会更大,继而影响国民旅游消费支出的增长。就门前的疫情态势看,今年国民出国旅游的概率极小,但愿这个金牛市场能把他们的消费转移到国内。对于入境旅游市场,年度衰退是难免的,如果营销有力而持续,两三年后的兴旺或可期待。必须指出,我国旅游业已经跨过了短缺阶段,供过于求的总特征日渐明显,所以,发展优质旅游是方向,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关键。旅游业实质上是一种产业集群,带动性和依赖性并存,其结构性改革主要不在产品层面上,而是在要素和制度层面上。可以说,疫后旅游振兴,绝不是个小问题,而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大事情,需要一系列的大改革,只有上下互动、群策群力和持续推进,中国旅游业才能渐入佳境、更上层楼。


网站导航
中国旅游教育网 ©版权所有
Yves Saint Laurent Copyright 2009 www.cats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3号北京京伦饭店3层 / 邮编:100020 / 电话:010-85959389/85958389/85951129/ E-mail:ctea2008@163.com
京ICP备12047469号-12